以牙还牙以色列是如何跨越20年追杀慕尼黑惨案的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无间道》的这句台词,放在制造1972年慕尼黑惨案的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1972年08月26日开始的第20届慕尼黑奥运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以“更高更快更强”为宗旨的体育盛会上,即将发生一件令世人震惊、让奥运会蒙尘的恐怖事件!这就是导致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害的慕尼黑惨案。

1972年9月5日凌晨约4时,慕尼黑还笼罩在黑暗之中。这个时候的奥运村里,除了那些晚回和彻夜狂欢的人们,公寓楼里比赛了一天的以色列运动员们,则正处于酣睡的状态。

他们不知道,恐怖的死神正在一步步地向他们逼近。乘着夜幕的掩护,只见8名来自巴勒斯坦“黑九月”的,躲过安保人员的监视,静悄悄地潜入了以色列运动员所在公寓,用配制好的打开了房间的门。

血腥的杀戮开始了,这些没有想到的是,暗杀行动居然遭到了以色列运动员的激烈反抗,经过一番搏斗,有3名被反抗的运动员打伤,两名反抗的运动员当场遇害。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三名反抗的以色列人,他们是摔跤裁判约瑟夫·古特弗罗英德、摔跤教练摩西·温伯格和举重运动员约瑟夫·鲁马努。

在破门入室的时候,是摔跤裁判约瑟夫·古特弗罗英德率先发现了问题,及时用希伯来语示警并用力扛着房门阻止,这让另一位举重教练成功地破窗逃走,躲过一劫。

摔跤教练温伯格先是重拳出击,打伤了一名后,被子弹打中面颊,负伤倒地他又顽强地站了起来,与拼死搏斗。他的顽强吓坏了一名,连开枪都忘记了,温伯格先是乘机击倒一名,然后又抓起一把菜刀砍伤了另一名。不幸的是,温伯格还是被反应过来的开枪击中头部身亡。

举重运动员约瑟夫·鲁马努在试图捆绑他的时候,抓起旁边的一把菜刀,砍伤了这个,不幸的是他也被另外一名袭击者打死。

轻量级摔跤运动员贾德·祖巴理,瞅准机会,借助自己矮小的身段,灵活地急速腾挪弹跳,成功避开了的子弹脱险!

在杀了两名以色列教练和运动员以后,挟持了其余9名以色列运动员,向慕尼黑警方发信,以人质要挟释放数百名被关押的囚犯。

同时提出,让西德政府提供3架飞机把他们和人质转送到埃及,否则就将人质处决。

经过短暂的谈判,表示不达到目的,就没有任何妥协的可能性。对此,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表示:不能妥协,我们当然也不能让步。并派遣摩萨德局长兹维·扎米尔去现场处理。

在慕尼黑机场,这些开始登上飞机时,与西德反恐部队发生了激烈的枪战,5名被当场击毙,3名被抓。

但非常不幸的是,这9名被抓为人质的以色列运动员,也被在交战过程中全部打死,也有1名西德警官死亡。

让以色列更感觉耻辱的是,9名以色列人在机场被杀的场景,就发生在摩萨德局长兹维·扎米尔的眼皮子底下,他那时的痛苦可想而知。

制造这么大的动静,杀害这么多的以色列运动员,这个神秘的“黑九月”是什么来历呢?

“黑九月”组织,源于1970年9月,以约旦为据点的巴勒斯坦人,由于连续策划了数起劫机事件,与约旦国王侯赛因发生了剧烈的军事冲突,近半巴勒斯坦人被杀,损失惨重的法塔赫随即建立了这个名为“黑九月”的秘密恐怖组织。他们的目标就是攻击以色列人、美国人和到以色列旅游的人等与以色列友好或同情以色列的人。

该组织自成立起到慕尼黑惨案,制造了一系列恐怖暗杀活动,比较有名的是暗杀了在开罗访问的约旦首相瓦希菲,劫持571航班事件等等。

慕尼黑惨案,则是这个“黑九月”实施的最骇人听闻的恐怖事件,使其名声达到了巅峰,但这导致以色列下定决心要将其从地球上抹除。

对于西德处理人质事件的惨重失败,愤怒的以色列人决定单独采取行动,对所有涉及袭击案的进行追杀。

慕尼黑惨案的第二天,也就是1972年9月6日,以色列成立由总理梅厄夫人为首、由摩萨德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行动委员会。

对于这个委员会要达到的目标,总理梅厄夫人是这样说的:我们现在将开始与战斗,无论他们在哪里,我们的任务就是消灭他们。你们只需要记住这句话“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即可,其它的,我来承担。

摩萨德为此制定了一个代号为“上帝的复仇”的行动计划,并由摩萨德驻欧洲负责人米迦勒·哈拉尔具体指挥。

惨案发生两周后,摩萨德制定了一份要被清除的11人名单,并将他们编了号,他们都是组织慕尼黑惨案的关键人物。

排在黑名单第一位的,是阿里·哈桑·萨利迈,他既是慕尼黑惨案的主角,也是“黑九月”的一把手。

之所以选定11人的追杀名单,自然也与以色列被害人数也是11人有关。而实际上,在行动中,掉的远不止这11人,只是这11人是必杀之人。

然后,组建了一个15人的行动小组,其中6人专职负责暗杀行动,由退役天才阿夫纳特工领导这个行动小组。小组成员都来自经验丰富的摩萨德与辛贝特的精英特工。更为重要的是,在开始行动之前,他们不但解除了与以色列全部国家机关的法律关系,甚至连个人档案都被抹去,成了一个个“不存在”的人,可见以色列的决心之大,对的复仇,那是志在必得。

行动开始前,针对有人提出是不是等事情平静下来以后再行动,以免让外界知道是以色列干,并引用英国诗人拜伦那句“复仇好比吃一道菜,最好凉了再吃”来劝诫,但扎米尔却并不认同,这种事情就是要“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说干就干,高速运转起来的摩萨德,把这些被列入暗杀目标的人物,按照身份分为“硬目标”和“软目标”两大类。所谓“硬目标”,就是身边配有保镖和武器的“黑九月”的头头,这类人暗杀起来比较麻烦;“软目标”就是那些有公开的社会身份,平时从不隐藏自己的行踪,公开参加各类活动的人物。

为了达到震慑的目的,以色列行动小组还想了一个特别的招数,设计了一组信物:一束插着一张卡片的鲜花,卡片上面写着:我们从未忘记,我们从未原谅。

行动小组计划每干掉一名,就把这组信物放在他的身上,但在干掉第一名名单上人以后,就改为提前1到2个小时将信物放在被追杀对象的亲属门口。

这给了那些极大的心理压力,让他们时刻生活在恐惧之中,因为他们不知道哪一天,收到信物的就是自己。

瓦埃勒是“黑九月”的头目之一,以大使馆翻译的身份活跃在意大利罗马,1968年7月23日发生的以色列航空426号航班劫机案就是他策划的。

1972年10月16日晚上22点,这位风流倜傥、爱好写诗的瓦埃勒,在女友家里快活完回家的路上,被两名化装为情侣的以色列特工阿夫纳与罗伯特堵在家门口的小巷里。随着92F手枪消声器的噗噗声,1秒内连中14枪的瓦埃勒倒在罗马街头。

哈姆沙里是经济学博士,别看是学经济的,在搞恐怖方面也有着特殊的天分,在此之前已经策划了数次针对以色列的,被列入必杀黑名单的第3名就不足为奇了。

以色列行动小组在摸清了他和家人的出行规律以后,设局借维修电话之机,将遥控微型炸弹安装在电线分,特工们目睹他的法国妻子和女儿出门上学以后,马赫穆德·哈姆沙里博士接到了由特工冒充的意大利记者的电话采访要求,当确定接电话的就是马赫穆德·哈姆沙里博士后,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就发生了。

1973年1月23日晚上,持叙利亚旅游护照的希尔化名侯赛因·巴沙里,住进了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的奥林匹克饭店。

1973年7月21日10点42分,在挪威利勒哈梅尔,长得和萨利迈很像的人摩洛哥籍饭店服务员阿赫迈德·布希基被错认为1号目标,在公共汽车站被枪杀。

但十月战争过去后没几年,1977年,贝京担任以色列总理,“上帝的复仇”计划重启,摩萨德又把暗杀行动继续了下去。

1978年11月,摩萨德在贝鲁特锁定了1号暗杀对象萨利迈,摩萨德美女特工埃丽卡·钱伯斯持英国护照进入黎巴嫩,在萨利迈经常出入的街道上租了一套公寓和一辆大众汽车。1979年1月22日,萨利迈和他的4名保镖乘坐一辆雪佛兰轿车经过停在路边的大众汽车时,埃丽卡及时引爆了藏在大众车里的塑胶炸弹。这位“死亡名单”上的头号人物“红色王子”,当场被炸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