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飘香 陶醉慕尼黑

到慕尼黑旅游只安排了一天时间,除去搭车和就餐,实际上只有四、五小时。我们可以选择的节目有参观BMW总部、奥运中心、海德堡大学城和参加慕尼黑啤酒节200周年庆典活动。很遗憾我们的时间有限,熊掌与鱼不可兼得,只能择优选择其中两项活动。导游说:“我尊重大家的选择。”为了尽可能的满足多数人的愿望,充分发表意见是不可少的。在前往慕尼黑的途中,“船夫”们大鸣大放,各抒己见,分析了利弊,提出了建议。导游曾是位大学老师,他认为最好不要去参加啤酒节,理由是啤酒节不过就是一个洋庙会,脏乱、不安全,不喝啤酒心有不甘;“喝通了”找不到厕所。但我认为他的主要原因是“怕丢人”,不是丢美国的人,也不是丢中国的人,是怕团员们玩疯了找不到上车的路。他是非常注重旅行安全的,每次开车前他都要点名数次,点名时要求大家不得插科打诨,不许嘻哈玩笑,直到他确认没有“丢人”,他的这种认真的态度,倒是有几分像德国人。经过辩论,“啤酒派”成为大多数,“BMW”派少数服从多数,决定一道参加啤酒节活动,200岁生日,难得一遇嘛。

慕尼黑啤酒节源于1810年10月12日,当时只是为庆贺巴伐利亚储君卢尔德亲王与萨克森希尔登豪森的黛丽丝公主共结百年之好而举行的一系列庆祝活动。德国的10月正值大麦和啤酒花丰收的时节,人们在辛勤劳动之余,也乐得欢聚在一起,饮酒、唱歌、跳舞、以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因此这一传统节日的大名叫“十月节”(Oktoberfest),俗称“慕尼黑啤酒节”,延续至今,今年已满200岁。随着德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慕尼黑啤酒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慕尼黑市政府对啤酒节十分重视,这个地方性节日的影响已远远超出慕尼黑,成为一个世界闻名的节日。德国慕尼黑啤酒节和英国伦敦啤酒节、美国丹佛啤酒节享有世界三大啤酒节的盛誉。

大客车驶入慕尼黑就感到浓郁的节日气氛,吸引我们眼球的,不只是外观像汽车引擎的“宝马”汽车总部大楼和慕尼黑的奥运村,更多的是大街上身着巴伐利亚民族服装的俊男美女、老老少少,装饰华丽的运送着啤酒的马车,巴伐利亚铜管乐队演奏的民歌乐曲和令人陶醉的情歌雅调。他们在为节日增添喜庆欢乐气氛的同时,也充分表现出自己民族的热情、豪放、充满活力的性格。德国人在我们的心目中似乎总是那么严肃认真,不苟言笑,好像每个人都是重任在肩的工程师。有个关于啤酒的笑话说:如果在餐馆的一杯啤酒里发现了一只苍蝇,美国人会马上找律师,法国人会拒不付钱,英国人会幽默几句,而德国人则会用镊子夹出苍蝇,并郑重其事地化验啤酒里是否已经有了细菌。其实正是这种认真的性格,成就了德国战后的快速复兴。

上午十时半,导游带领我们到玛琳广场(Marienplatz)闪电式观光,时间只有半小时,看完广场的玩偶报时钟就赶紧上车走人。慕尼黑号称是德国“未公开的首都”玛琳广场是市政府所在地,也是游客的集散中心。广场中间有尊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北面是高大的市政厅(Rathaus),1867至1908年建成,属于新哥德式建筑。广场上雄伟的钟楼高达85公尺,上有著名的玩偶报时(Glockenspiel),每天上午11时和下午5时,报时钟的玩偶将会伴随着音乐出来展现1568年威廉五世婚礼大典的场景。只可惜时间太短,我们一边匆匆忙忙的和身穿巴伐利亚民族服装“鹿皮裤”、头戴绿色小帽的小伙子,以及身着束腰低胸短裙打扮的姑娘们合影留念,一边心里默默念叨着“不能丢人,不能丢人!”11时刚过就驱车前往啤酒节的中心—雷西亚草坪广场(Theresienwises),力争能够看到啤酒节的开幕仪式。

进入啤酒节广场之前,导游教了我们一句德语“PROST(干杯)”,然后就把我们分成若干个小组,每组3至5人,组长持有一张“救命符”,写有当晚入住的旅馆地址名称电话,一旦发生“丢人”事件,可以据此打的回旅馆,不至于误了翌日飞回旧金山的班机。有两位大姐为保万全,主动用一条围巾把两人连在一起,以防不测。我们进入会场不过几分钟,相互之间很快失去联络,原因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变化不如出意外”,会场太有吸引力了。

啤酒节场地是一个游乐园,占地约31公顷。会场结构简单明了,远没有导游所说得那么恐怖。出口入口共享一个大门,会场基本上就像一根鱼骨,只要顺着主干道走,哪怕是啤酒喝多了,也能不费劲的找到出口。德国的种族似乎不多,服装也不那么复杂。男男女女似乎都穿着类似紧胸绣花衣裙和传统鹿皮短裤。当然也有另类,有一家三口穿着类似扑克牌的服装,非常标新立异。一对表情严肃的资深美女俊男好像和欢快的少男少女有些不协调,他们饱经沧桑的脸上流露出沉稳和岁月的苍凉。

现代化的游乐设施不断释放出活力四射、动感十足的音乐。我们无缘进入主会场,入场券早早就销售一空,只能在外面看看热闹。没有资格进入会场的不幸者显然不在少数,但他们喜欢这里的啤酒、音乐、气氛和这里的人,照样快活得如神仙一般。

啤酒节只允许销售六家本地啤酒酿造厂的优质啤酒,18日上午慕尼黑六大酿酒厂商家就已正式入驻,举行了隆重仪式。一辆辆满载啤酒桶的马车,在身披盛装的高头大马牵引下徐徐驶过,花车上人们高举啤酒杯畅饮欢歌,行进乐队奏响欢快的乐曲。

中午12时刚过,慕尼黑市市长克里斯蒂安乌德按传统惯例打开第一桶啤酒,宣告啤酒节开始。我们本来可以目睹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可惜大街人满为患,加上堵车,我们还是晚了。等我们辗转绕道进入主会场时,市长先生已经把第一桶啤酒桶敲开了。

这次慕尼黑啤酒节共有14个啤酒大棚,最大的可容纳1万人。能在啤酒棚占有一席之地绝非易事。狮牌啤酒无疑是当地的顶尖品牌,在它的专有啤酒大棚里,人声鼎沸,宾客如云。人们围坐在长木桌前,畅饮冒着白色泡沫的鲜啤酒,品尝香喷喷的烤猪肘子。这里的面包圈直径超过一尺,热狗也比美国的长几倍。没有机会进入大棚的游客可以在接近大棚的小棚里大块吃肉大杯喝酒。每杯啤酒一升,售价8欧元。侍者双手端起12杯啤酒健步如飞,这绝对是个技术活,也是体力活。我钻进去拍照,男女游客都十分友善,纷纷举杯高呼“PROST!”好像我是他们失散多年的朋友。

在这里你可以遇见世界各地的人:新西兰人、澳洲人、中国人,当然还有德国各地的人。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尔虞我诈,大家都是一家人。旧金山湾区“旋歌合唱团”的几位团员在这里遇到几位来自意大利的朋友,大家品尝啤酒,闲聊观感,谈论着关于中国的瓷器和意大利的歌剧,好像是几辈子都在交往的老朋友。在这里,人与人之间的矜持和距离消失了,真的是“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地球村”。

不喝酒的人也没有闲着,他们也可以在啤酒节的游乐场里,找到适合自己的游乐项目和兴趣所在。一对年迈的老伴坐在旋转轮椅上默默的回味着年轻的时光。一个小孩子坐在爸爸的肩膀上好奇的观望,爸爸宽大的肩膀就是他安全可靠的瞭望台。一位大婶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的兴趣是欣赏装饰着铜片和皮革的高头大马。

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临别前我们抓紧时间品尝了一杯啤酒,颜色像淡淡的红茶,有些甜香。

据说在2009年的慕尼黑啤酒节上,570万参观者消耗了660万升啤酒、49万多个面包圈,5万多只猪肘子、111头公牛和82头小牛。今年这个数字相信还会有所增加,200年大寿,多难得,还不多喝几杯?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