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1860的没落之路:青训、经营管理与贝肯鲍尔

曾经在上世纪60年代雄霸德国联赛,甚至杀入欧洲杯赛决赛的慕尼黑1860,原本在2016-2017赛季在德乙保级失败,从2017-2018赛季开始征战德丙联赛,但由于未能及时缴纳德国足协要求的1000万欧元,因此慕尼黑1860没能得到德丙比赛的许可,被强制再次降级,这是德国第四级别联赛。而目前,慕尼黑1860正在征战德丙联赛,截至本文发布,他们暂列积分榜第六名。

而慕尼黑1860的失败也不只限于一队,无论U19 、U17和U16梯队都因成绩不佳在各自的青年联赛面临降级。随着一线队降级德丙,根据德国足协的赛制,球队的U23不可以在比一线队级别低一级的联赛作赛,这也间接令慕尼黑1860的U23梯队以降级收场(德国第五级别联赛)。同一赛季,球队的职业梯队:U23、U19、U17、U16五支梯队纷纷征战在德国第五、第六级别联赛,对球队的管理层来说,确是灾难性的结果。

慕尼黑1860分别在2010-11、2013-14、2015-16赛季都可以在德国U19南部联赛夺得第二。2010-11赛季,在前汉堡正选前锋博比·伍德(Bobby Wood)及德国边缘国脚沃兰德(Kevin Volland)带领下,以一分之差仅次于凯泽斯劳滕屈居当届青年联赛的亚军;2013-14和2015-16赛季,都只是落后于这几年积极发展青训的南部新势力霍芬海姆。慕尼黑1860近年出产的青年国脚多不胜数:法比安·约翰逊、马科. 格布哈特、本德尔兄弟等,甚至奥地利国脚鲍姆加特林格和美国国家队射手博比·伍德,都是慕尼黑1860的出品。

慕尼黑1860前U15青训主教练Alexander Zvonc,他认为慕尼黑1860总留不下人才,才是他们的青训工作不能再进一步的重要原因。问题不只是青训,慕尼黑1860球队管理层欠缺长远方针,加上吸引力对不太了解、不太理会球队历史的新一代年轻人来说日渐退减,即使以往慕尼黑1860财力算不错,也难以留下顶级的青训新星。球队进入德丙,使得队中的青训新星都早早被大球队抢走了,而他们原本可以在未来两三年为球队带来比较可观收入的。

以往,慕尼黑1860在吸引学徒球员有两大优势。一、他们的历史和地点; 二、他们能给予年轻球员大量上阵机会。历史的优势固然会随着时间有所淡忘,而其他像霍芬海姆、勒沃库森、莱比锡红牛 、沙尔克04和弗赖堡等球队,目前也给年轻球员大量上阵机会,慕尼黑1860以往的优势不再明显。

其实早在2016-17赛季,慕尼黑1860在赛季初已经大展拳脚,希望在来季重回久违13年的德甲,高薪聘请前波尔图主帅维克多·佩雷拉,再引入拥有丰富德甲经验的球员,如前拜仁慕尼黑前锋奥利奇,曾和诺伊尔、胡梅尔斯及厄齐尔为德国赢过2009年U21欧洲杯的左后卫塞巴斯蒂安·博尼施(后来由德国转为波兰国籍),以及支付高昂的转会费和薪酬从法兰克福签入29岁的前青训产品斯特凡·艾格纳(Stefan Aigner),他于前一个赛季在德甲的法兰克福其实还有首发出场的机会,表现也不差,从挪威的罗森博格买入丹麦国脚前锋吉特夏尔(Christian Gytkjaer),这些都是慕尼黑1860的雄心壮志之举。

本来慕尼黑1860的目标就是剑指德乙冠军,可惜事与愿违,新加盟的重点收购表现不佳,球队最后更降级收场,使德甲重现“慕尼黑德比”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球队一降级,阵中的核心球员离队及相对有能力的管理人员也纷纷离职,使得球队重整旗鼓面对重重困难。

在90年代中期,当时从德乙重回顶级联赛的慕尼黑1860在德甲虽然已经没有了60年代的光彩,但也算得上是中游球队,赛季的大部分时间他们的排名都是徘徊在7-13之间。

记忆中他们总有一些好射手在阵,90年代中期他们有“生姜头射手”贝恩哈德·温克勒与巨人中锋博登(Olaf Bodden)这一对难缠的前锋拍档,两人身材高大并善于抢点。随后球队也有引入德国的U21王牌射手马尔库斯·施罗特(Markus Schroth),前国家队名将“矮脚虎”哈斯勒(Thomas Hassler),曾两夺德甲最佳射手的马丁·马克思,(个人认为是德国足坛最被低估的前锋,可惜大器晚成,33岁才入选国家队并只出场一次),以及三位慕尼黑1860的优质青训产品并入选过国家队的丹尼尔·比埃罗夫卡(Daniel Bierofka, 司职左前卫)、本杰明·劳特(Benjamin Lauth, 天才射手)和安德雷斯·格利茨(Andreas Gorlitz, 成名后加盟过拜仁)………他们都曾在慕尼黑1860留下深深足迹。

当然,球队也有像克罗地亚传奇射手苏克(Davor Suker)、匈牙利的睡裤门将基拉利(Gabor Kiraly)、“中国制造”邵佳一、天才横溢的奥地利球员瑟尔尼(Herald Cerny)、及后来成为门兴格拉德巴赫队长的马丁·斯特兰策尔(Martin Stranzl) 等外援,都曾在慕尼黑市的“另一支球队”印下烙印。

但随着球队在2004年降级德乙,慕尼黑1860便一蹶不振。这15年内,球迷一次又一次地看到希望新星踢出了名堂便立即离队,球迷也渐渐感到失望。他们在2005与拜仁慕尼黑共用安联球场,当时球队的平均入场观众是41720人。到了2015-16赛季,慕尼黑1860的入场观众平均则只有23100多人。可见球迷的流失颇为严重。

在慕尼黑1860财政问题最严重之时,拜仁以高价买下了慕尼黑1860的50%安联球场拥有权,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其实拜仁慕尼黑除了让慕尼黑1860共用球场外,也曾多次为同城的“宿敌”提供其他方面的协助。这也是拜仁主席之前一直坚持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拜仁慕尼黑愿意帮忙,慕尼黑1860征战德丙,他们也将不会在安联球场作赛。他们将会在同在慕尼黑市,却只有12500座位的Grünwalder Stadion作为主场。

导致慕尼黑1860末落的千古罪人是谁? 有人说是管理层,有人说是2004年导致球队降级的荷兰教练杰拉德·法嫩堡(Gerald Vanenburg),各有各的说法。但德国的著名足球作家贺斯在他的小说中提过一个小故事:

1958年,当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还是13岁的时候,他当时希望加盟的是慕尼黑1860而不是拜仁慕尼黑。他在13岁时还效力一支叫SC 1906 Munich 的青年队,因球队的规模问题,年轻的贝肯鲍尔准备在赛季结束后加盟慕尼黑1860。在当赛季末的一场U14地区联赛比赛中,贝肯鲍尔效力的SC 1906 Munich迎战他心仪的慕尼黑1860。

比赛中,慕尼黑1860的球员多次向当时还是踢前锋的贝肯鲍尔采取粗野拦截,最后贝肯鲍尔与对方一名后卫争吵起来,该名慕尼黑1860的后卫更在场上给了贝肯鲍尔一个巴掌。那场比赛后,贝肯鲍尔决定不会加盟慕尼黑1860了,原因是他不希望加盟一支球员品行如此恶劣的球队。

因此,贝肯鲍尔选择加盟了同城的另一支球队拜仁慕尼黑。他长大后更与“轰炸机”穆勒、乌利·赫内斯、保罗·布赖特纳等队友,将拜仁慕尼黑推上德国、欧洲乃至世界足坛的最高峰。

本来,年轻时的乌利·赫内斯和保罗·布赖特纳也因慕尼黑1860在60年代卓越的成绩希望加盟该队的青年队,但后来两人都被拜仁的传奇教练拉特克(Udo Lattek)游说加盟拜仁慕尼黑。而拉特克为何能成为拜仁慕尼黑的教练? 都是因为他得到贝肯鲍尔的欣赏。没错,贝肯鲍尔虽然只是名球员,但他在球队的影响力之大,在当时是可以干预教练人选的。

因为一场U14比赛,时贝肯鲍尔放弃慕尼黑1860加盟拜仁,贝肯鲍尔再间接让乌利·赫内斯和保罗·布赖特纳加盟了拜仁……慕尼黑1860因此没有了三位德国的传奇球星,也没有了三位能帮助球队扬威国际足坛核心人物。如果60-70年代的慕尼黑1860有这三人在阵,球队的历史会否被改写?现在德甲的格局是否会不一样?

将历史的时间线的千古罪人,应该是那位在U14比赛中给了贝肯鲍尔一巴掌的后卫。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